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雨儿如冰

做喜欢的事,哪怕是磅礴大雨倾盆,也会感觉到细雨的轻柔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青葱岁月——砍沙包  

2011-01-25 02:14:57|  分类: 雨儿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小时候很早就学会做针线活,穿针引线,还戴上老妈的顶针,不算灵巧,但也蛮像那么回事。我做的针线活可不是像大人一样做衣服做鞋子啥的,没那本事,缝个沙包织个围脖什么的还能凑合,这围脖不是微薄,那时代没这词,也不兴这个。

老妈有个红布包,里面有各种颜色的碎布头,都是小时候给我们做衣服、做鞋子剩的下脚料。趁着老妈不在家的时候,挑一些颜色漂亮的碎布,剪了做沙包。我喜欢用一样颜色的布料,太乱的晃眼,找好后用剪刀剪成大小一样的正方形,共六块。那时小,不会使缝纫机,只有用小手笨拙地一针一针的缝,一不小心就会扎到手指,哆嗦一下,放下针,挤挤血继续缝。四块布一块一块对齐,缝好,缝成一个滚筒型,竖起来举在眼前,就像单孔望远镜一样。拿第五块布把滚筒的底封住,一定要四面对齐,不然很容易漏沙粒。再把最后一块布贴在筒的盖子上,对齐缝好,但不要完全缝上,留一面,这时把筒从留着口的一面翻过来,现在已经不是滚筒,而是一个方方正正的沙包模样,进去一根手指把个个角都撑出来,拿在手里,轻轻巧巧,没有封口的一面,就像一只张着嘴焦急地等待母亲喂食的小燕子!

拿着“小燕子”,兴奋地跑到厨房,沙包沙包,可不能装沙子。玩的时候沙子粒会从缝隙中露出来,极容易迷眼。翻看着每一个柜子,有大米,玉米粒,黄豆等,玉米没有大米饭好吃,留着大米吃米饭,最后选择玉米粒。但不能装太多,太多沙包打在身上会很疼。半包,掂掂觉得分量可以,拿针把张着的嘴缝上,沙包就算彻底缝好了。

当时,我的手艺还不错,最起码在小伙伴中我是巧手。一个总是不够玩,一天能够缝两个三个的,缝好了就会找小伙伴去炫耀一番,不要求她们赞美我的手艺,而是显摆,我也有沙包了!

有了沙包总不能看着,要利用起来,找几个小朋友一起玩,最好玩的是砍沙包!

砍沙包要看有几个人,一般都是成双,四个人就分成两人一组,六个就三人一组,以此类推,但人不能太多。分好组,找一个宽敞的地方,经常玩已经有固定的场所。找来粉笔,在地上画两条线,两条线之间要有一定的距离,这距离不要太近也不能太远,近了来不及跑远了扔沙包够不到。

场地有了,人也分好组,紧张的时刻来到了。

一组砍,一组被砍。砍的组再分两组,分别站在线以外,一组手里拿沙包,很多个,两个人一起砍。另一组站在线以内,摆好架势,只等沙包像雨点一样飞过来。

我喜欢站在线以内被砍,随意的跑动,沙包飞来的时候,能躲,能接,接到的沙包就像游戏里的血一样,增加寿命,接的越多,寿命越长。若是没有接到,且没躲过被沙包砍在身上,则不客气地罚下场,等待战友相救。战友接到沙包,还你一条生命,上场继续玩,若不小心战友也被砍上,那对不起,双双下场,站在线以外做砍者,另一组上场。

小时候的我个子小,比较灵活,接沙包是我强项,所以小朋友喜欢和我一组。有一次一连接了好几个,就是下不去,对方的伙伴有些着急,扔过来的沙包就像一颗颗子弹一样,速度快,且打得狠。见这阵势,不能接,只有躲,可最终没能躲得过,一个沙包迎面射来,另一个又以最快的速度飞过来,躲过了第一个,第二个却不歪不斜地打到我脸上,顿时觉得半面脸像是被滚烫的铁板烫伤一样,火辣辣的疼,牙齿也酸酸的,双手捂着脸蛋,眼泪像断线的珠子,一颗颗滚落下来。

小朋友们都围过来,紧张地看着我,疼吗?打哪了?让我们看看,纷纷伸小手拽我捂着脸的手。又是疼又是委屈的我,说什么也不放下双手,就这样捂着,哭着,小伙伴们就这样直直地望着我,谁也不去玩了。那个扔沙包的伙伴吓坏,寸步不离地站在我身边,还疼吗?让我看看行吗?你别哭了好吗?

也许早就不疼了,可我还是捂着脸,直到大家快没耐心的时候,眼泪干了,也许是手举累了,才把手悄悄放下来。小伙伴们看我放下手,使劲看我的脸,哎呀,都红了!还疼吗?我露出微笑,不疼了。咬咬牙,半面脸还是木的。

看我笑了,小伙伴们也都笑了,紧张的心一颗颗都放回肚子里。

接着玩,这次我来砍,不是报仇,是被人家砍下来的。

站在线外,瞄准线内的两个伙伴,使劲将沙包扔出去,可惜,力量不够,没打中,但也没被接到。再扔,高了,一下子被她们接到手里,又多了一条命。拿出我的杀手锏,看你还能蹦跶多久!对准目标扔出去,可惜,这不过是虚晃一招,只有动作没有行动,沙包还在手里,看她们躲过虚晃的一下,我以最快的速度再次把沙包扔出去,这次来真的,她们还没反应过来,沙包已经落在身上。等她们明白过来后,站在那里,质问我,小雨耍赖,小雨耍赖,这个不算,不算。我会毫不示弱地说,凭什么不算,打到就算,换人换人,该我们上了。

小伙伴们不服气,有的不说话,有的伙伴不停地狡辩,小雨耍赖,耍赖,我不玩了。说着匆匆拿起自己的沙包,一扭身,回家了。

剩下这些人,也觉得没意思,纷纷拿起自己的沙包,走人了。

我拿起自己的两个沙包,漂亮的颜色已经被灰尘遮住原来色彩,倒像是从土堆里扒出来的一样,轻轻抖一抖,如烟雾一样的飞尘,在空中飞舞,很快消失在眼前。

消失的是灰尘,保留的却是完好无损的沙包与童年的记忆,在脑海里,挥之不去!

2011/1/25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