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雨儿如冰

做喜欢的事,哪怕是磅礴大雨倾盆,也会感觉到细雨的轻柔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不平安的平安夜  

2011-12-24 22:35:52|  分类: 雨儿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不平安的平安夜 - 雨儿 - 竹雨青青

 

 

平安夜、圣诞节不是我们的节日,过于不过不算什么,可是,我还是在乎了。

下午头儿打来电话,油田去听课,课后还能打保龄、游泳,平安夜还有节目等。这活动挺吸引我的,长这么大没打过保龄球,今晚是次机会,去了绝不会遗憾。可我答应儿子晚上陪他,还有老大,平安夜要和家人在一起。

拒绝了听课,下班拖着疲惫的身体来到美容院。只想通过她们有力的双手缓解下疲劳。躺在床上一句话不想说,她们看我这样子也不再跟我说话,不然,每次只要我来,她们就像守着一只顽皮的宠物,围在一起,叽叽喳喳说个不停。文英姐说,瞧你这人缘,你一来都不想干活,只想在你这呆着。

今天我想休息,只想安静地闭上眼睛不说话。她们理解,关上门只有我和薇薇。

五点回家,手里拿着美容院送的苹果。芷琪说,大姐,你很幸运,我买了20个苹果,这是最后一个。

老大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斜着眼睛看我手里的苹果。干嘛这眼神?下班好累,直接去美容院,她们送的苹果。

儿子还不回来呢?老大收起疑惑的眼神,似笑非笑,转移话题。

考完试和同学们踢球了。我拿起电话,给儿子打。接了,告诉我,正在楼下放车。

儿子进门,没问考试情况。没必要问,已经考完,好与不好都是定局,今天是平安夜,那些都是话外题。等待着老大的声音,你们有啥打算?等了一会儿,没有。老大起身走进厨房,厨房传来叮叮当当做饭的声音。

跟着走进厨房,有炖好的牛肉,还有炒好的菜,老大手里切着苦瓜。

顿时一股怨气冲上脑门,冲出厨房,儿子,穿衣服走。

儿子看着我,我爸做好了,吃完饭再出去呗?

不吃,咱俩出去吃。

老大也急了,你犯什么病,我都做好了。

虽然圣诞节与我无关,可我就想要那种气氛,并不为吃饭。为了和你们在一起,我拒绝和同事们出去狂欢,可你倒好,一点风情都不懂。

儿子很听话,穿上衣服和我走出家门。

天很黑,看不到星星与月亮,并不很冷,已进冬至却感觉不到冬的寒。疲倦还没有完全驱赶,儿子刚踢球也是一身疲惫,不想步行,钻进车。没有目的地,接受以往的教训,今晚的西餐厅绝对去不得。去年平安夜吃西餐,全是套餐,不像平日可以随便点餐,且价格昂贵。套餐也无妨,可牛排是提前做出来的,顾客来了马上就能端上来。这日子来西餐厅,就像伸着脖子等待挨宰的羔羊。

堵着气出来,自然少了一些情趣,再说,老大不在,浪漫心情少了一半。

把车停在步行街后身,去哪个方向都方便。问儿子吃什么?说不出来。昨天刚吃过披萨,今天不想吃。中餐,他不喜欢那里乱哄哄的环境。路过“李先生”,我说,咖喱牛肉饭?这是儿子的最爱,因为价格一涨再涨,来的机会少了。

好啊,你一说我就想吃。

你吃咖喱牛肉饭,我吃牛肉面。面是我的最爱。

打开门,飘来一股牛肉面的馨香,看到人们碗里的酱色牛肉,我咽下口水。楼下坐满,服务员领我们上楼。楼上很清静,一对年轻人坐在角落里,不像是热恋中的恋人,但能感觉到他们的亲热。楼梯口坐着一家三口,男人看上去很粗鲁,说话声音很大,且满嘴脏字,给我感觉像农村暴发户。坐他对面的女人四十多岁,皮肤灰暗,很柔弱的样子,低着头不停地给孩子夹菜。那孩子不过五六岁,一看就是老二。在我们座位的另一边,是母女俩,女孩儿二十来岁,胖乎乎,白白净净,好可爱。细看她们,还真有几分相像。她们说话声音细声细语,浅浅的微笑,显露出温馨的画面。与暴发户的粗俗形成鲜明对比。

服务员过来点餐,等待的功夫,儿子掏出手机,刚打开,像是想起什么,看看我,老妈你怎么不玩手机?

不玩,这样的环境下说说话会增加食欲。

儿子乖巧地放下手机,开始滔滔不绝,像是决堤的大坝。今天踢球真过瘾;老妈你给我买的足球鞋太好了,射门倍儿准;我们明天还要比赛,今天鞋不刷了;我们还要打联赛,不过要自己出钱,等等,我是非常忠实的听众,偶尔也会插句嘴。

对了老妈,明天王雅洁就要出国了。

哦?去哪?

不知道,我看他在吗,问问。儿子又拿起手机,跟王雅洁聊了几句,说,去加拿大。老妈你说他们干嘛都要出国呢?

将来你有机会也能出国,不过要靠自己,你老妈没那能耐。

儿子放下手机,继续跟我聊天。都说青春期的孩子跟父母没话说,可我俩在一起,我始终是听众。

王雅洁是老妈邻居张娘的外孙,小时候去老妈家他俩经常一起玩,后来上幼儿园,上学在一个班,还是挺有感情的。只是现在不在一个学校,联系少了。

儿子的饭来了,碗好大,饭好少,白米饭与咖喱牛肉土豆色差鲜明,还有三片绿油油的油菜叶。面也来了,加上醋,辣椒酱,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吃。正吃着,旁边的暴发户突然站起来,大声骂,X你妈的,明天我都弄死你们,你妈的。。。

因为惊讶抬头看了他们一眼,女人仍然低着头,悄悄说什么听不清。男人的粗暴已经把整张脸挤兑的变形,摔打着筷子,掉在地上,骂骂咧咧,孩子似乎家司空见惯,面不改色,继续吃着。

低下头,继续吃面,儿子看我一眼,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,这种微笑我不知该用怎样的词汇来描述。儿子的眼神告诉我,他瞧不起这男人。

男人又喊,吃嘛吃,X你妈的,走了。女人和孩子乖乖站起来,饭没吃完就跟着走下楼。

望着女人的背影,头脑中一下子冲出很多的词汇来送给她,善良、大度、宽容、可怜、可叹、可悲等等,而我,应该庆幸,还有什么怨气可言呢?

 

2011、12、24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