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雨儿如冰

做喜欢的事,哪怕是磅礴大雨倾盆,也会感觉到细雨的轻柔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看海,赶潮  

2011-06-25 12:13:3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一周一度的周五是我企盼的日子,只因不用上班。即使在家无事可做也不愿上班,这样的心境已经很多年。工作的压力与忙碌让我厌倦,感到疲惫,可是,又不能没有工作,又舍不得这个群体。

和任宝贝约定周五去玩,去海边。我以为不过是看海,听海,吹海风,没想到却是这样的玩,令我太意外了。

中午儿子要回家吃饭,定在两点任宝贝来接我。我说开车,她非要开,说她的小白灵巧,便于停车。

差几分钟两点来到路边,等了五分钟任宝贝没来,突然想起出门时忘记去厕所,海边可没卫生间,到时憋得慌可咋整?给任发个短信,出来了吗?任说正在超市买喝的。我一听,转身朝家快步走去,我要去卫生间排泄干净,可不想因找卫生间玩不好。告诉任我回家方便,人短信里大笑,好在我家很近。

任来了,开着她的小白。车座上放着她刚买的啤酒与咖啡。

天津属渤海城市,离海边近,可我却很少来看海。任认识路,小白在她手里如同玩着玩具一般熟练、灵巧,不过,也很猛。说实话,坐她的车总让我有种恐惧感。说起她的小白,不过两年,已经伤痕累累,托底多次,油箱已经瘪进去一块,不至于漏油。轮胎扎过无数次,那轮胎破洞一个挨一个,最后师傅很无奈地对她说,“姐姐,你换个轮胎吧,我实在找不到可以补的地方了!”花300换个新轮胎。哎,两年的车,坐上去就像要报废的车一样稀里哗啦,真是可惜啊。

没想到海边这么近,开车不过十几分钟。从公路上开下来,一条崎岖小路,只能勉强两辆车同时开过。前面停了很多车,不知是干什么的。任说,一会儿就知道了。话音刚落,路边的车门在见到我们的一瞬间同时打开,下来几个皮肤黑黑的年龄大概三四十岁的男人。把车围住,任很自觉地停下车,摇下车窗,递给他们20元钱。看那些人拿钱满意的离开,放我们通行,才明白任来时说带我找的皮皮虾大哥是谁了。是路霸,是靠海吃海的强盗。

这些人就像公路上乱收费的人,国家不允许,天高皇帝远,天各一方,国家想管,却又管不了的人。倒霉的还不是老百姓。虽说钱不多,一个人十块,可是我凭什么给他啊?很无奈,想玩吗?这是唯一通过的路。

我抱怨几句,任却见怪不怪笑着说,不就20嘛,我们玩的开心钱不重要。真服了她。

望见了大海,没有海水,只有退潮后的一片沙滩。远远望去,赶海的人影,在海深处就像一只海鸥大小,近处还有很多人正在走向大海。我有些迫不及待了。

路很窄,崎岖难行。前面的车、人多起来,都像我们一样来赶海。

一辆车停在路中央,任想把车从一侧开过去,没成想,没过去还蹭到了那辆车,很小的一条黑印。那些人不依不饶,张嘴要200,任说走保险。很多人围过来,七嘴八舌,一看就是他们一伙儿的。走什么保险啊,赔点钱不就得了;这个不赔钱可不行,这车可是新车。。。

最后那人说,100元,给完你就走。任掏了。

说真的,我很烦,刚来还没玩就遇上这事,怎能不影响心情?尽量装得没事一样,心里还是堵得慌。

任看起来倒是无所谓,她说,100算什么,想当初还赔过1000呢。真是个心里没数的傻女人。被她逗笑了,这事也就不放心上,该玩的还要玩,开心最重要。

任拿了两瓶啤酒,打开瓶盖,一人一瓶,拿在手里,走下海堤。光着脚,把鞋子仍在岸边,挽起裤腿,此时觉得穿裤子来这里绝对是个错误。海水退去,只留下一片沙地,浅浅的海水没不过脚面,已经被阳光的炙热烤得温温的,丝毫感觉不到海水的清凉。几条小鱼在清晰可见的水里自由自在地游着,速度之快就像飞逝的时间,令你抓不住它的尾巴。鱼小,不起眼,根本没人去理会它们的存在。

踩在深褐色的沙地上,显得脚丫异常的白皙,跟任说,我的脚好白啊。任笑,我的也不黑啊。

走到水多的地方,使劲一脚踩下去,溅起水花,带着泥沙,像喷泉四射,我们喊着,跑着,躲着,我的裤子已经湿了半截,泥沙沾满裤腿。任聪明,穿着牛仔短裤,大腿上已是泥沙点点。

阳光不是很足,风吹过,吹到啤酒瓶口,像是唱起的歌发出微妙的声音。举起酒瓶,碰撞,咕嘟咕嘟喝下几口,望着与大海亲近的这些人,似乎只有我们两个惬意的像是在歌厅里唱歌、跳舞,不时舞动双臂,扑腾着翅膀,将最舒畅的时刻,按下快门,留下最美好的记忆。

剩下一点点啤酒,喝不下去,其实不是不想喝,只是它占着我的一只手,不能放开随意的玩。抓到一只小鱼,很小,活蹦乱跳,放进瓶子里,也就是放在啤酒里。任说,做啤酒鱼。可是,几秒钟过去,活蹦乱跳的鱼就像喝了砒霜一样,直挺挺地浮在啤酒面上。真是残忍,鱼虽小,也是一条生命,就这样在我手中夭折了。现在想想,很是后悔,如果能给我一次重新活过的话,我一定把生命还给小鱼。

一辆狗骑兔子停在海里,破旧不堪,像是被遗弃的破车,或是被海水吞没残存的古物。我俩轮流坐上,手扶把手,目视前方,做着开动的样子,留下我们活泼快乐的身影。

见到最多的是小螃蟹,有两种,一种是傻螃蟹,一种是精螃蟹。起初任说的时候我半信半疑,螃蟹还能有多聪明?当我看到第一支螃蟹的时候,异常欣喜,像是发现什么奇珍异宝一般。任说,这就是傻螃蟹,你抓它它会一动不动,任你宰割。我不敢摸,惧怕这些小玩意。可是当我拿起小螃蟹的时候,我知道它是真的傻,不知道逃,也不知道跑,就这样像是死的一样认你折磨。

不忍心伤害它,放掉,刚走几步就发现长得和傻螃蟹不同的精螃蟹。爬的非常快,以致你还没来自己抓它,就已经钻到沙地里。露着一只长长的眼睛在上面,待你稍一走近,那只眼睛就像看到一样,吱溜一下就不见了。

赶海的人很多,并不想抓回什么,都是为了玩。有人手里拿着兜子,瓶子,不知道装的什么东西。我俩两手空空,除了相机与手机,啤酒瓶已经扔在狗骑兔子上,并留影做纪念。

一路走,一路笑,一路玩,一路耍,不知走了有多远,看岸上的人影已经模糊不清。

快走吧,若是涨潮咱俩游回去可就惨了。一说涨潮我心惶惶,这麽远了,涨潮的话,我俩肯定是没了活路。

任手里拿着一根薄薄的木片,念叨着,涨潮了我就靠它带我回岸上。我应和着,恩恩,我拉着你的脚,你就是我的救命草。

掉头朝岸边走,任扔了木片。

 

2011、6、24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