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雨儿如冰

做喜欢的事,哪怕是磅礴大雨倾盆,也会感觉到细雨的轻柔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人不可貌相  

2012-05-22 20:16:44|  分类: 雨儿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人不可貌相 - 雨儿 - 竹雨青青

 

 

一个男人上车,司机问他去哪?他回答后司机说您下车,我们不去那。谁知这个人站在车门那就不下车,说,为什么不去?我今天还就不下车,你就得送我去。司机一直说不去,车就这样停着。那人又说,我最后一次坐你车,你送我之后再不坐你车了怎样?司机师傅几乎用恳求的语气求他下车,那人坚持着,就不下车。

看到这个人,让我想到一个词,无赖。

他们争执耽误的是我们的时间,对着门口还在争执的两个人说,你们不要这样,我们不是上班也是有事要办,这样下去我们都该迟到了。

后边很多人都附和着我,像是帮着司机师傅说话。站在车门的人瞪着我,眼神中像是说,看在你的份上我下车。我不存感激地瞪他一眼,他下车了。

他下车,车启动,司机师傅像疯了一样使劲按着喇叭行驶,吵得耳膜都要破了。司机嘴里不停地骂街,骂的很难听。我相信,如果没有我们这些乘客司机会跟那个人打起来,绝对是一场生死之战。

世间百态,形形色色,无奇不有。那个上车的人穿着体面,长得一看也不像无赖,就像说那人长得不像小偷,可他就是小偷,因为,无赖和小偷的脸上都没写着字,很难分辨。

人,不能以貌看好坏;事,不能看外表决定成功。

说小偷今天还真遇到小偷,不过谁也没丢东西,挺幸运。

车里只有嗡嗡的机器声,坐着的,站着的,没有人说话,只有一张张呆滞的面孔与车同行。突然,一个女孩的声音像是一颗炸弹在车里炸开了,“你干嘛,想偷东西啊。”接着就是一阵安静,机器声似乎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喊声镇住了。

没人吭声,过了半分钟听到有个男的弱弱地说,“你看好了再说。”

大家下意识地一起把手捂向自己的包,摸摸钱包还在,手机还在,警惕起来。

我坐在座位上,包放在腿上,紧紧地搂着,这样安全多了。包里只有一百多现金,老大叮嘱我,不要放很多的钱,车上小偷很多。我很听话,只带着坐车、买零食的钱,中午医院管饭,更不用带很多。手机一直在手里握着,怕找不到。

下一站停车后,坐我前面的一位不认识男士回头对我说,“看刚下车的那几位都是小偷”。我顺着他的眼神望去,下车几位都是男性,普通的着装,年龄在三四十岁左右,看着老实巴交个个都很诚恳的样子。

这些人走在路上,我绝对不会怀疑他们是小偷。

生活中,每个人都带着一张面具,面具就像屏风,把真实的一面遮住,把虚假的一面暴露,只有在一定情况下,一定的人群面前,真实的才从屏风后面显现出来。而我们没有识别面具的本领,任由这些人在面前跳着花样繁多的舞蹈,直到我们受伤才明白,或许伤的很重都不知道为什么受伤,被谁所伤。

想看透面具需要的不是一双眼睛,而是生活的阅历。

如果人与人之间都摘掉面具,用一颗真诚的心去面对对方,那世间还会有小偷?有无赖吗?即使有,没有面具的遮挡小偷脸上都会写着“小偷”,“无赖”,那人们就会躲避他们,即使遇见也会绕道而行。

只是,面具一旦戴上摘下很难。如果用正常的思维去思考这个世界,反倒觉得是一种不正常,因为,这个世界都戴上了面具。

 

2012.5.22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